综艺大哥大
可行性報告 商業計劃書 項目建議書 項目申請 資金申請 立項報告 穩評報告 節能報告 特色小鎮 產業規劃 PPP項目 實施方案 市場調研 企業融資 IPO上市 行業研究 鄉村振興 文化旅游
您現在的位置:中經市場研究網 >> 企業動態 > 正文

焦慮的神霧環保股東大會:“信心與黃金”還會有嗎?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更新日期:2019-06-03 10:29:20

正文

  每經記者 李少婷 實習記者 宋可嘉 每經編輯 梁 梟

  十多天前,面對神霧環保(300156,SZ)遲遲未能復工、身背百億元債務的困境,董事長吳道洪曾表示,“信心比黃金更重要”。十多天后的5月24日下午,特地趕到北京昌平參加神霧環保股東大會的投資者們最期待的,便是從此次交流中看到神霧環保的“信心與黃金”。

  神霧環保什么時候走出困境?高管何時履行增持承諾?這場沒有董事長吳道洪出席的股東大會持續了2個多小時,在場僅有的4名投資者不斷提問。

  可截至股東大會結束時,無論是復工計劃還是管理層增持神霧環保股份,神霧環保方面都沒有給出明確時間表,僅表示目前會主要依托債委會(控股股東神霧集團及上市公司各金融債權人自發組織設立的債權人委員會)引進資金盤活項目。

  “我們有信心今年恢復生產。”神霧環保總經理羅湘楠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兩年都未成功引進戰投,政府紓困基金也尚未到位的情況下,神霧環保的“信心與黃金”從何而來?

  兩年自救路:找不到“黃金”

  “引進國投、戰投已經說了兩年了,為什么到現在還毫無動靜?”在股東大會現場,一位投資者質問神霧環保為何一拖再拖?對此,神霧環保董秘孫健表示:“我們不是說不想辦,我們也(被)拖欠工資,也沒工薪收入,真的是想辦,只不過目前來說,引入戰投不是特別容易,還在努力。”

  2017年下半年,因被質疑通過關聯交易增加收入而爆雷的神霧環保就開始頻繁與地方國企、投資機構接觸,不斷邀請各方前往神霧環保調研,希望引入戰投。

  2018年5月初,神霧環保曾一度公告稱,神霧集團已與戰略投資者金沙江資本控股企業上海圖世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上海圖世)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書》和《增資協議書》。上述協議顯示,上海圖世擬出資15億元認購神霧集團增發股份及提供流動性支持,其中以3.5億元認購增發股份,其余11.5億元用于支持神霧集團及其子公司。此舉曾被視為神霧環保“復活”的希望,但截至2018年8月1日,11.5億元的款項實際僅投入5990萬元。

  對此,羅湘楠在股東大會上表示:“11.5億元久沒有到賬,是因為金沙江沒有(募集到)錢。它本以為市場的資金很多,認為通過設立一個基金很容易就能拿到錢,但沒想到后來也比較困難。”

  在神霧環保看來,要再找到更好的戰投,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孫健表示,實際上公司已經找了很多國企、央企尋求幫助,但大家還是比較謹慎,而馬上到下半年,國企、央企可能也都不會大量投資。

  救命稻草:紓困基金未落地

  除了引進戰投,紓困基金是自去年來民營企業遇到融資困難時的另一根救命稻草,是各地政府針對外界關注的“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建立的紓困“資金池”,用以支持上市企業開展股權融資。目前,已有一些紓困基金落地,幫助企業解決了融資難題。

  “所以說我們其實還是對公司有信心的,要不然我們不至于八九個月不開工資(還在工作),兩個月不開工資我們就走了。”羅湘楠說。戰投沒有著落,紓困基金亦尚未落地,面對如此局面,神霧環保仍主要把希望寄托在債委會上,期待債委會能繼續投入或引入資金到項目,從而盤活整個公司。“我們還保留了先進的技術和骨干人才。”羅湘楠如是表示,他認為這些能幫助神霧環保做到只要復工,就可以順利恢復經營。

  但在一名參會投資者看來,這也是幻想:“這就是一個很荒謬的事,你欠了別人這么多錢,還指望別人繼續‘出血’救你,這本來就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作為一名IPO律師,這位投資者認為,公司大股東應該盡早破產重組,再引進戰投,否則面對目前高達上百億的債務,沒有人敢接盤。

  去年,這位投資者曾把這一破產重組計劃寫成文件發給了神霧環保的前任董秘,但他表示僅收到了對方回復的客套話。“估計不到走投無路他們不會走這一步吧。”他表示。

  事實上,神霧環保不認為自己面臨著極大的暫停上市風險。面對公司2018年年報已被出具無法表示審核意見的情況,神霧環保高管層在股東大會上表示,今年肯定會比去年更好,并認為,即便沒能復工,也可以坐下來跟業主方談,進行合同更改,拿回部分應收款。

  管理層久未增持:看不見的信心

  但參會的股東并沒有這么強的信心。在會上,他們紛紛對神霧環保一份馬上到截止日期的增持計劃表示關心。“6月份就要到期,但是我覺得管理層好像還沒有行動。”一名股東在會上直接質疑道。

  實際上,股東口中所說的增持計劃目前已延期了半年,該計劃本于2018年年初發布,剛好出現在神霧環保終止重大資產重組之后,公司股價暴跌的背景下。

  然而,一年時間過去,計劃不但沒有實施,神霧環保還發布了一份“拖延計劃”。

  2019年1月19日,神霧環保發布公告稱,神霧環保召開的第三屆董事會第四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公司實際控制人、部分董監高增持計劃變更的議案》。議案內容顯示,這次的增持主體變更為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吳道洪;董事高章俊;監事會主席楊曉紅;總經理羅湘楠;副總經理孫健;財務總監李允鵬;神霧集團副總經理汪勤亞。上述人員計劃在2019年6月27日內對神霧環保進行增持,累計增持金額不低于2億元,不高于3億元。

  在這一份延期計劃中,不僅增持主體發生了變更,而且增持金額也大幅縮水。這立刻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2019年1月22日,深交所發來問詢函,直接質疑原增持計劃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炒作股價、誤導投資者的情形,以及是否存在故意不履行增持計劃的情形。

  后來這份增持計劃變更方案最終并未獲得通過,截至目前,神霧環保管理層沒有進行過一次增持行為。

  “實際上,對我們普通投資者來說,這是個態度問題,是個信心問題。管理層增持給大家的印象是很好的。因為到現在,沒有一點點增持信息,我認為這對企業的形象也是不好的。”一名股東在神霧環保上表示。

  對于股東迫切希望看到管理層增持以重拾信心,孫健在股東大會上表示,之所以目前仍未有增持行動,涉及的一個因素是前一次的變更計劃未通過,增持方案回到原來的版本,而在原來的方案中,原定的增持人員都已經離職了。

  面對神霧環保管理層這樣的回答,另一名股東只能無奈地表示:“反正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神霧環保要么就是買錯了,要么就是買早了。要是買錯了,我就把親戚朋友的賬戶兜底,自己的就不管了。”

上一篇:手續都辦了又要“退貨” 麥趣爾終止收購青島丹香引問詢
下一篇:海王生物“財技秀”:2017年待付款變2018年凈利潤

综艺大哥大